埃航空难搜救现场:看到中国护照的封皮,是咱们同胞

国际 49秒前 阅读:0 赞:

外交部领事保护中心官方微博昨日发布消息,在埃塞俄比亚航空 ET302 航班空难中遇难 8 名中国公民身份初步确认,驻埃塞使馆已同遇难中国公民家属取得联系,为家属处理善后提供积极协助。

当地时间 3 月 10 日上午,一架从亚的斯亚贝巴飞往肯尼亚首都内罗毕的埃塞俄比亚航空 ET302 航班客机在起飞后不久发生意外事故坠毁,来自中国、美国、沙特、印度等 35 个国家的 149 名乘客及 8 名机组人员在此次空难中不幸罹难。

此次空难是继去年 10 月 29 日印尼狮航空难事故之后,波音 737-MAX 8 飞机发生的第二起空难。昨日上午,中国民用航空局发布通知,要求国内运输航空公司于 3 月 11 日 18 时前暂停该型号飞机的商业运行。民航局称,在确认具备有效保障飞行安全的有关措施后,通知各运输航空公司恢复该型号飞机的商业运行。“飞常准”数据显示,当天国内航空公司 256 班航班更换机型执飞。

━━━━━

遇难中国公民家属已取得联系

外交部领事保护中心官方微博昨日发布消息,遇难 8 名中国公民身份初步确认,4 人为中国公司员工,2 人为联合国系统国际职员 ( 包括 1 名香港居民 ) ,另 2 人分别来自辽宁和浙江,为因私出行。驻埃塞使馆已与埃方建立协调联络机制,并同遇难中国公民家属取得联系,为家属处理善后提供积极协助。

当地时间 3 月 10 日下午 6 时 20 分,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发布声明称,埃航已经与所有相关方组成小组,以调查事故原因、确认遇难者身份。

声明称,埃航已经与埃塞俄比亚民航局、埃塞俄比亚交管局组成委员会,共同开展事故调查。埃航称,他们已经与遇难者家属取得联系,并通知了他们这一悲痛消息。一旦遇难者身份确认,埃航将把遗体移交给家属。

埃航检测黑匣子符合国际惯例

据央视新闻消息,前方救援人员透露,埃航失事客机黑匣子已找到,已由埃塞俄比亚航空工作人员带回检测。多位航空技术专家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这一做法符合国际惯例。

资深机长陈建国表示,空难优先调查权在属地方,因此埃航拿走黑匣子没有问题。曾调查过多起国际空难的原北京市公安局技术专家左芷津也表示,空难调查最有优先处理权的是失事地点的调查部门,所以埃航对现场的处理、飞机处理、黑匣子破译都具有优先处理权。“埃航空难无一幸存,但是万一有幸存者的话,第一时间就要派出大量人员去现场,所以飞机在哪个地方失事就赋予这个地方优先处置的权利。”

左芷津进一步解释说,对于空难调查方的一般排序为:飞机掉在什么地方、飞机是谁的、飞机谁造的。“毫无疑问,飞机掉在埃塞俄比亚土地上,所以埃塞俄比亚具有优先调查权。另外这是埃航的飞机,因此航空公司和国家的调查可以融为一体。同时,这架飞机是美国波音公司制造的,因此美国也具有调查权,可以派出专家协助埃塞俄比亚空难调查,这是国际惯例。”

国内昨日暂停运行失事机型

埃塞俄比亚航空波音 737-MAX 8 飞机此次发生坠机空难,是继去年 10 月 29 日印尼狮航空难事故之后,波音 737-MAX8 飞机发生的第二起空难。昨日上午,中国民用航空局发布通知,要求国内运输航空公司于 2019 年 3 月 11 日 18 时前暂停波音 737-8 ( 即波音 737-MAX 8 ) 飞机的商业运行。

民航局通知称,鉴于两起空难均为新交付不久的波音 737-8 飞机,且均发生在起飞阶段,具有一定的相似性,本着对安全隐患零容忍、严控安全风险的管理原则,为确保中国民航飞行安全,通知要求国内运输航空公司于 3 月 11 日 18 时前暂停波音 737-8 飞机的商业运行。

民航局将联系美国联邦航空局和波音公司,在确认具备有效保障飞行安全的有关措施后,通知各运输航空公司恢复波音 737-8 飞机的商业运行。

新京报记者从一家航空公司负责人处证实,中国民航局要求国内航空公司 11 日当天暂停运行波音 737-MAX 8。

▲ 3 月 11 日,停在上海虹桥机场停机坪上的波音 737-MAX 8 客机。中国民航局要求当天 18 时前暂停该机型的商业运行。图自视觉中国

据了解,目前波音 737-MAX 8 交付中国航空公司的数量已超 60 架,包括国航、东航、南航等主要航空公司。据“飞常准”数据,当天国内航空公司 256 班航班更换机型执飞。数据显示,3 月 11 日,国内航司原计划执飞 737-MAX8 航班 355 班,涉及航线 246 条,其中 256 班更换机型执飞 ( 主要为 737NG 型号 ) ,取消 29 班,剩余航班暂未确定。

埃塞俄比亚时间 3 月 11 日上午 7 时 8 分,埃航发布公告称,目前事故发生原因尚未明确,埃航决定采取临时安全防御措施,于 3 月 10 日暂停运行所有波音 737-MAX8 机型的客机,复飞时间待进一步通知。

埃塞航空事故遇难者的最后轨迹

一盘寿司、一点空心粉,3 月 9 日晚 9 点 07 分,程妮 ( 化名 ) 在浦东机场吃了一顿晚饭。她拍了照,发了微博,餐桌的食物刚吃了一半,护照夹着机票放在旁边。对于即将到来的非洲之旅,她言辞之间难抑兴奋。

两个小时后,程妮将飞往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,在那里转机,乘坐埃塞航空的 ET302 航班,前往肯尼亚首都内罗毕。她和在美国读书的男朋友约好,要一起去非洲大草原观看动物大迁徙,那是曾被称为“生命奇迹”的壮丽画面。

▲小艺的最后一条朋友圈。 来源 受访者供图

地球另一端,金也淘正在收拾行囊。他是“老非洲”了,作为中航国际的驻非代表,他已经在非洲待了 7 年。按照行程,金也淘将前往肯尼亚开展执行职业教育项目。黄珍珍 ( 音译 ) 和另外六位同事一道,又将开始马不停蹄的一周。他们是联合国粮食计划署的工作人员,将前往内罗毕参加联合国环境大会。

命运在这里发生致命交错。当地时间 3 月 10 日 8 时 38 分,埃塞航空 ET 302 航班起飞 6 分钟后,在亚的斯亚贝巴南部约 50 千米处失事。埃塞航空公司称,机上 149 名乘客及 8 名机组人员全部遇难。

10 日晚,金也淘的微博下多了 48 条评论,有人说,“多想提前告诉你,这趟飞机不能坐”。

“这是咱们的同胞”

“飞机受损非常严重,都散了,没有完整的”。

王光辉眼前的一幕堪称惨烈:地面被砸出一个深坑,直径约 50 米、深 10 米,巨坑里面满是飞机的残骸碎片,遍及周边一万平方米区域,地面还散落着遇难者的衣服、鞋子等物品。

这是剧烈撞击之后的现场。

王光辉是中铁七局埃塞俄比亚公司的负责人,他的工地就在距离亚的斯亚贝巴不远的比绍夫图镇。坠机发生后,他带着一支 20 人的救援队伍和机械设备,在当地时间下午 3 点 30 分到达现场。

进入现场的道路非常难走。坠机点附近没有硬化道路,需要先走十几公里的乡间小道。而要运送大型救援设备,则更加困难。

王光辉一眼就看到,在面前烧黑的土地上,有一本中国护照的封皮。“看到的时候我非常难过,因为这是咱们的同胞”。

▲埃航空难中方救援人员:现场看到有中国护照很难过 是咱们同胞。新京报“我们视频”出品(ID:wevid)

实际上,失事的埃塞俄比亚航空 ET 302 航班上,149 名乘客来自 35 个国家,其中有 19 名联合国雇员,持有国际护照。

“大家都很悲痛,竭尽所能尽企业的责任,尽我们个人的责任。”机翼已经挖掘出来,王光辉说,自己将配合埃塞航空,尽快挖出失事飞机机头,找到黑匣子。

在另一边,事发后,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成立了乘客信息中心,为失事航班乘客的亲友提供咨询服务。

目前可以确认的是,有 8 名中国乘客在事故中罹难,其中包括 5 名男性和 3 名女性。除了两名因私出行的游客外,另有 4 人是中资公司员工,两人是联合国职员。

程妮是一名的中国籍游客。她今年 22 岁,正在浙江一所院校新闻系读大四。眼下,她的毕业答辩已经完成,6 月份就能领到毕业证。

在学校里,程妮是“风云人物”,她是广播台的主播,多次担任学校晚会主持,“ 15 届和 16 届的学生几乎没有人不认识她的”。平时,程妮还是学习小组组长,每次作业,她会把每个人的任务都安排得井井有条,组里的男生爱躲在宿舍玩游戏,程妮就挨个打电话,督促他们完成作业。这样,最终呈现效果往往不错。

长得漂亮,学习努力,对同学热情。身边人说起她,从来不吝溢美之词。

这次,程妮和在美国读书的男友约好,分别从上海和美国起飞,到非洲旅行。埃塞俄比亚原本只是一个中转站。

她没有等到这趟旅行。

“老非洲”

▲埃航空难遇难者金也淘工位摆满鲜花 同事追忆其生平一度哽咽。新京报“我们视频”出品(ID:wevid)

对于金也淘来说,这似乎是一场稀松平常的出差。2011 年,从西北工业大学机电学院航空宇航制造工程专业毕业后,金也淘入职中航国际。这是一家航空背景的央企,有不少海外业务。

入职不到两年,金也淘就被派往南苏丹常驻。这是他与古老遥远的非洲大陆第一次产生联系。从南苏丹回来后,他被调到项目四部,主要负责东非区域以及职业教育方面工作。

对于这种生活,周圆再熟悉不过。作为中国电子科技集团职工,工作五年来,他一直身处一线。

“常驻代表”是中资企业在非洲的重要组成部分。这个以年轻人为主的群体,担负着中企“走出去”,以及代表国家形象的重任。

艰辛可想而知。仅 2018 年,金也淘累计出差就超过 50 次,达到 260 天,足迹遍布 30 多个国家。

这一次,他是前往肯尼亚、乌干达、加蓬 3 国开展执行职业教育项目。这是一个践行“一带一路”倡议,旨在为沿线国家实现工业化愿景服务,为青年职业技能提升服务的工程。

下个月月底,程妮将迎来 22 岁生日。这个家中独女爱玩,经常在微博晒出旅行的照片。

2 月 26 日,程妮在微博中说,“下一站长颈鹿、大象、狮子”,并配了一张长颈鹿的照片,还有一张航班信息表。

按照预定的行程,她将在 9 日从上海出发,抵达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,10 日再次起飞,乘坐 ET 302 航班飞往肯尼亚首都内罗毕,在内罗毕停留 7 天后,于 3 月 16 日返回亚的斯亚贝巴,再转机返回上海。

19 名联合国工作人员登上了这趟航班,其中 6 人来自世界粮食计划署、2 人来自难民署、2 人来自国际电信联盟、5 人来自内罗毕办事处,粮农组织、国际移民组织南苏丹办事处、世界银行和驻索马里援助团各有 1 人。

3 月 11 日,联合国环境大会将在内罗毕召开,他们要去参会。

黄珍珍是其中一员。从 2014 年 11 月到 2017 年 5 月,她一直在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菲律宾办公室工作。工作努力,永远满脸笑容的她,被同事们起了一个亲昵的绰号:ZZ。

当地时间 3 月 11 日,联合国及其相关机构降半旗以示哀悼。“我们会想你的。你为我们所做的一切,永世难忘。”事故发生后,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发文说。

“愿你安息”

▲北京,金也淘的工位上被摆放了用于悼念的菊花。 新京报记者 倪兆中 摄

3 月 11 日上午,中航国际总部,金也淘的工位上,被摆上了菊花。面对着金也淘的照片,很多同事红了眼眶。

这个 32 岁的年轻人,在罹难后被中航国际称为“至爱伙伴”“不朽传奇”。他学的是航空制造,最终在空难中丧生。金也淘的母校西北工业大学说,“我们失去了一位年轻的校友,中航国际失去了一位优秀的员工,国家失去了一位勤奋报国的青年。”

在驻非期间,金也淘曾经多次与死神擦肩而过。来南苏丹的第一天,隔壁院里保安就被枪杀。“那时候我还没从这个环境里走出来,当时都有点快崩溃了。”在一段视频中,忆及此事,金也淘双手握着放在腹部,眉头皱了皱。

在南苏丹时,他赶上了一次政变。坦克轰隆隆地在街上前进,枪林弹雨中,金也淘最终死里逃生。领导打赌说,他一定在这儿待不了三个月。可金也淘顽强地待了下来。作为中航国际驻南苏丹的唯一代表,金也淘执行参与了南苏丹 40 所社区医院项目等工作。

这次,幸运女神没有再眷顾他。

空难发生的原因,目前尚不得而知。外媒称,失事飞机在飞行过程中,发生了不正常的爬升与下降,并伴有飞行速度超速。

埃塞航空 CEO Tewolde GebreMariam 表示,将尽快调查事故原因,“常规检查和维护中从未发现飞机存在问题,这是 2018 年 11 月引进的全新的飞机”。

从服役时间来说,涉事机型确实可以称得上“全新”。这是波音公司新世纪以来第一种新型客机,首飞于 2016 年,2017 年 5 月投入商用。

波音公司称,失事的波音 737 MAX 飞机是“波音历史上销售最快的机型,迄今已获得来自全球 100 家客户的超过 4700 架承诺订单。其中,737 MAX 8 的最大座位数为 210,航程为 3550 海里 ( 6570 千米 ) 。”

而仅仅在事故之前半年的 2018 年 10 月,印尼狮子航空公司一架波音 737 MAX 客机坠机,事故造成 189 人丧生。这起事故,也是波音 737 客机家族历史上死亡人数最多的一次。

▲波音 737MAX 8 为何从最畅销客机变成了“致命”客机?新京报动新闻出品

失事的波音 737-MAX 8 客机从去年 11 月中旬交付至今,总飞行时间仅为 1200 小时,最近一次维护在 2019 年 2 月 4 日。

执飞的高级机长,累计飞行时间超过 8000 小时。GebreMariam 表示,失事之前,机长曾向塔台表示,“遇到困境希望返航”,塔台随后立即予以批准。

这并没有能挽救飞机失事的厄运。

事发后,浙江兰溪外事办主任蒋新庆称,程妮的父亲及一位亲属还没有护照,外事部门将开设绿色通道帮助其出国处理后事 ; 而中航工业也表示,将“倾力扶助金也淘的亲人”共渡艰难。

金也淘微博的最后一条消息,停留在 2018 年 5 月 5 日。这是一张生日动态,照片里的他抿着嘴笑。10 日晚,微博下多了 48 条评论,是网友的自发悼念,“愿你安息”。

新京报记者王煜 王洪春 吴婷婷 周世玲 张彤 吴荣奎 谢莲 黄钟方辰 倪兆中 潘闻博 实习生 王佳珺 樊子诚

值班编辑 吾彦祖 花木南

相关标签:
更多 国际新闻 前往国际新闻频道 前往阅读
最新评论
分享 返回顶部